<var id="txrzl"><video id="txrzl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txrzl"><video id="txrz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txrzl"></cite>
<var id="txrzl"></var>
<cite id="txrzl"></cite>
<var id="txrzl"></var>
<var id="txrzl"><video id="txrzl"><menuitem id="txrzl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txrzl"></var>
 
  
 
!(校外用戶入口 | 校內用戶入口) | 收藏本站 | 設為首頁
 
   
 
您現在的位置: 淄博實驗中學 > 品讀書香 > 思維之光 > 正文   
孟德非暴戾,玄德亦詭譎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來源:本站原創    點擊數:11144    更新時間:2013/4/28 

孟德非暴戾,玄德亦詭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讀《三國演義》后有感

20121班 董逸飛

面如冠玉,唇若涂脂;性寬和,寡言語,專好結交天下英豪:是乃劉玄德也。

身長七尺,細眼長髯;自幼恣意放蕩,有權謀,多機變:是乃曹孟德也。

這是《三國演義》中對于劉備和曹操相貌的描述,而面貌中似乎也能見得幾分二人的性格:“皇叔”劉備寬厚仁慈,正直大度,接納賢士,體恤民情,一心匡扶漢室;“奸雄”曹操陰險多疑,詭譎狡詐,暴殘善變,佯作好人,致使漢室垂危。

“褒劉貶曹”可謂是《三國演義》中一條重要線索,羅貫中為了將此表現地淋漓盡致可謂煞費筆墨:

劉備在小說中被美化為一位仁慈的,備受人民愛戴的君主,自一開始他便一心為漢,對漢獻帝忠心耿耿,眼見“朝廷陵替,綱紀崩摧,群雄亂國,惡黨欺君”,他竟悲憤地“心膽俱裂”, 足可見其赤膽忠心;為救百姓于水火,自新野、樊城退兵后,盡管曹操大軍臨近,他仍與百姓不舍不棄,如魚之于水一般,簡直到了同休戚、共存亡的地步……諸如此類事例還有很多,像劉備屢讓陶謙不肯受徐州、獵戶劉安殺妻割肉以使劉備飽食,都全面地展示了劉備“帝王之胄”的愛黨忠君、體恤愛民的形象。

而對于曹操,作者則用盡筆墨渲染他“奸臣賊黨”的反面形象。從殺盡呂伯奢一家,語出“寧教我負天下人,休叫天下人負我”,到為了替父報仇殺盡徐州城百姓,再到演出“割須權當首”的低劣戲碼,甚至為了穩定軍心而殺死本無罪的看糧倉官,可謂壞事干盡,到了神人共戮的地步。

對于作者這樣的安排,著實難以讓人茍同,且有悖于歷史。

曹操是歷史上偉大的軍事家、政治家、詩人,在東漢末年分裂割據的時代對于統一中國北方立下了不可埋滅之功。而作者卻對此三緘其口,只字不提,單道他“托名漢相,實為漢賊”,的確有失偏頗。魯迅先生對此曾談道:“這并不是觀察曹操的真正方法”。因此,在研讀三國時,我們確實應該辯證地理解和推敲,看到曹操的另一面。

而他所盛贊的劉備,亦非完人。他雖三番推辭,卻還是先后占據了陶謙之徐州、劉表之荊州,并以此起家,終建大業;打著扶正漢室的名號,最終漢室正統的名號卻歸于自己蜀國的名下;趙云長板橋七進七出救得少主涉險逃生之后,劉備將幼年阿斗擲于馬下亦只是為了撫慰趙云,拉攏人心……魯迅也曾在《中國小說史略》中指出:“欲顯劉備之長厚而似偽”,這也許才是對《三國演義》中劉備形象的最切當的評價。

畢竟三國時期諸強爭霸,任何一方為了謀求生存不得不處處為了一己之私利而著想,曹、劉二軍閥皆是如此,本質上并無多少差別。但是羅貫中為什么如此凸顯劉備之仁慈、曹操之殘暴呢?

這終要受其時代和階級局限性的制約。封建王朝鼓吹“王道”、“神論”都是為了維護和鞏固其統治,身處明朝的羅貫中也必然會受到這種思想的桎梏。之所以擁玄德、反孟德,究其根本,是為了宣傳王道,蠱惑人心,從而更好地延續其千百年來傳承下來的封建統治。

對于《三國》這種演繹性的解讀,我們只有遵循“取其精華,去其糟粕”的原則,對它辯證看待,才能深入歷史,洞悉它的本來面目。

 

返回頂部】 【打印本頁】 【關閉本頁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 

     

    地址:山東省淄博市張周路11號 聯系電話:0533-2865532 電子信箱:sdzbsyzx@126.com
    版權所有:淄博實驗中學 Copyright © 1997-2012 魯ICP備12012242號 管理登陸 舊版登陸

    4593彩票